《被现实尘封的忧伤》

原创 极虹幻羽  2012-11-15 09:15  阅读 616 次

这是十年前随手写的一部中长篇故事,当时是以文档的方式记录在一台组装电脑里。

出租屋里住着的是自己和86年出生的前女友,当时电脑技能还只到会开关机,看图片、听歌、打字上。

网络宽带太贵了一般人装不起,图片音乐都是从网吧花3块一小时下载的,那时候网吧的下载速度也不太快,要找到一个能下载音乐的地方也不是太懂,用一个64Mb的U盘一点一点往自己电脑上搬内容。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用光碟,到底那个年代的电脑光驱已经是标配,光驱作用基本就两个,看剧听歌,还有时装点像五笔之类的小软件,当时能搞懂电脑系统的一点点基本功能都能让自己心情澎湃,时间久了也就平淡了。

那个年代手机没有智能,电脑就是非常能装逼的神器,下班回家在电脑上玩上一会那是不一般的神气。还能吸引好多女孩子来家里玩电脑,追剧等。

当然这不是重点,主要是那个年代喜欢写点东西,什么日记,类似小说之类的啊,偶尔也会写点人身经历什么的。

直到那一年的某一天,自己当时在一个距出租屋50公里以外的地方上班,接到一个前女友打来的电话:锁被撬了家里遭贼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才到家,一看还真有点傻眼,她竟然一直坐在地上哭,我随手把她扶起来坐在被子床单都没有了的床板上。全屋上下就只剩下阳台上一件她的睡衣和一台14寸的大屁股凸屏旧显示器。

听到她一边同我说花两千块买的过年衣服全没了,我一边想着我那仅有一份的二十多万字的自传,十多万还没写完的小说,还有那上千篇的日记还在电脑里呢。

最滑稽的是邻居来同我说:“刚才搬的时候我同他们说了话,你们搬家还请了这么多人啊。”

贼还回了:“是啊,东西有点多,我们来帮忙搬一下。”

好了,言归正传,想小说部分,估计只能称之为第二版了。

关灯下班,顾总办公室的门为什么开着,他今晚不是有客户约他去海上夜钓了没加班吗?

林书瑶走近一看傻眼了,难道进贼了,满地都是文件...

她四周顾看没有任何人,瞬间背后一凉,突然想起若大的办公室今晚还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加班。于是急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欧总,此时楼梯处有手电筒灯光,这种情况更加让林书瑶吓了一跳,平时楼梯不都是感应灯的吗,怎么今天会有人打着手电筒呢?

“谁”保安从楼道里走出来喊到。

看到玻璃门反射下的保安服我才舒了一口气:东叔是我,书瑶,正准备下班看到欧总办公室门没关,还文件满地,是不是进贼了。

当即两人报了警,然后打了顾总电话是关机的,随即开启了办公室所有灯,一起去查监控去了。

同一秒两人都想到了一件事:

为什么楼道没灯?昨天还是好好的,果不其然正对欧总办公室到楼梯口的这个监控被动了手脚,一直在放过期视频。

不一会警察同志来了,询问了一些信息之后离去,说明天再派专人上门调查。

东叔锁好了整个办公室的大门,还加了把挂锁。

书瑶回到家已经是零晨快一点了,暑热的夏季虽然已经午夜了,但林书瑶的脸上还在冒着微汗,洗了个澡半躺在床上,又一次播了顾总电话,仍然关机中...

第二天林书瑶老早就来了公司,东叔问道:“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周末吗?”

“我怕警察来了有事情要问我的,反正我一个女孩子在家呆着也没事,就来公司一趟吧。”

东叔把办公室大门挂锁钥匙递给了我,还吩咐不要进顾总办公室。正在这个时候公安局来了两位同志(一男一女)。我带他们来到了顾总办公室门口,就回自己办公室去等消息了。

女同志初略的拍了几张照片在与昨晚上来的同志拍的照片在做对比,难道是要排查公司内部自己人是内鬼的嫌疑?

“林小姐,麻烦你再打一下你们顾总的电话。”男警察走过来跟我说。

我再次播打顾总电话仍在关机中。

“是这样,林小姐!案件的基本情况我们已经了解,具体的我们还得看损失的是什么才好进入下一环节查证。”

“你们顾总电话关机,临行时定的行程是两天对吧,那这样,我们等顾总回来看具体损失再下结论。”此时女同志也来到了林书瑶办公室。

下午三点顾总回来了。

“顾总,不是两天行程吗,怎么现在这个时候回来了?正好有件事情要找你回来正好,你办公室进贼了。”

顾景华用非常木讷的眼神瞪了林书瑶一眼,赶快跑去了办公室。

丢了一个U盘,顾景华故作没事的说:“还好没丢什么重要的东西,你通知警察让他们来结案吧。”

顾景华的脸上已经可以看出问题的严重性,但这张脸因为他的一句没丢什么重要的东西让林书瑶给忽略了。

景何的住处就在集团的楼顶,别看这诺大的九都集团大厦平时有上千人上下班,除了底下的商业和保安的宿命,就只有顾家的这位二公子会在上面睡觉了。

顾二公子躺在床上一直在想昨天手机掉进海里的那一幕,当时的江申环根本不在手机掉落的地方。两个手机同时掉入海里显然是纯属意外,但整件事情联想起来又总感觉哪里不对。

丢失的加密U盘对江总确实很重要,对九都集团也非常重要,这关系到企业的命脉,顾景何最清楚九都集团明面上还很风光,但近些年在他二叔的经营下多家产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与国际财团Lcumx签暑的这份投资协议如果被人解密,要复制模式是完全可能的,而能做成这个事情的企业,江申环的立井城科技就是其中一个。

回忆两年前:

顾二公子其实早在两年前就回来了。

顾景何,英国格林多大学(Wrexham Glyndwr University)营销管理毕业回国,只是一直没有插手管公司的事,刚回来那会,也出过很多关于公司的一些环节有必要调整,都被二叔给否了,觉得太年轻,太书面,不接地气。至此二公子算是游手好闲了两年,没想到二叔会因为病痛轻生。早些年九都集团与立井城两家公司一直有生意上的来往,近年来由于顾二叔的偏执放弃了与立井城科技的合作,现在二叔也因故去世了,九都集团由顾二公子来打理。

江嘉凡,美国南卡罗莱纳医科大学(South Carolina medical university in the )研究生毕业,毕业回国也是有意向要管理立井城的。但他的情况有点特殊,江家的产业在一个名叫林惠文的高管手里,现在林惠文件联合各大股东不让江喜凡插手公司的事。

江嘉凡父亲早年是维和部队的一员,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了。立进城原本是江嘉凡的外公所创,一直由独生女(也就是江嘉凡的母亲)打理,近年来江母因病将公司事务全部交由同江嘉凡父亲最好的兄弟林惠文打理,当然林惠文也没让江母失望,一直把立井城打理得有条不紊。

起初林惠文还把江嘉凡当儿子看,留学这些年都经常会联系,母亲也经常提及文叔。可就是近两年来江嘉凡也在学业的高峰期,没怎么关注家里的事,还有就是与九都集团的断交,文叔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对病床上的江母也不像以前了。

他还在各种引导下拿到了公司的百分之35的股权,与江母手里的股分持平。还拿到了最高话语权,虽然在情面上应了江母等嘉凡回国就教他管理公司,然后把公司的运营权还给嘉凡,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主动归还了。但这一切顾景何是不知道的。

顾景何与江嘉凡从小关系很铁,只是近些年各自在国外读书也没有什么联系。由于对嘉凡这些年的变化不了解,现在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怀疑他也是情有可原。

忽然感觉有点口渴,起来喝了杯水,房间很大,落地的玻璃房没有拉上窗帘,23楼的高度基本能看完城市的全景,顾景何走向窗前,望着窗外似乎限入一片沉思中...

周日的早晨,阳光明媚。

电话炒醒了还在睡懒觉林书瑶,本以为今天可以放心的睡一天大觉,没想到昨晚一直算计着,还是百密一疏,电话为什么不关掉声音。

“喂,快点起来陪我去写生。”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大声的八婆音,书瑶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不去”就挂掉了电话往旁边一扔。

没一会电话又打进来了,不知道电话在哪里响,摸了好久终于还是只能起来了,这是盛情难却啊。

“等我一下,我起床,你来接我吧。”电话那头的张月影是书瑶的小学同学,家里也算有钱,能让她每天开着跑车自己创业,也算是一小富婆。重点不是八婆,不是八婆,绝色美女一枚。

一路疯癫来到了青扬山下,这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个景点,平时来这里写生的人也不只月影一个,还有很多游玩的各路神仙。

“今天要画的是眼前这幅山水瀑布,估计得到下午时分了,我备齐了你爱吃的各种零食来犒劳你,就在包里。”

书瑶白了张月影一眼:“算了,谁让自己没有借口可以脱身离去呢。”

“在这里,你只能跟我说男朋友约会我能放你去。其它都不可以走。”张月影各种怪相的看着林书瑶。

“不走了不走了,我去趟洗手间总可以吧。”说完林书瑶就朝厕所的方向走去,今天山上的人并不是太多,可能是天气太热的原因吧。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judqr.com/372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聚微达人的公众号,公众号:wxunk8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极虹幻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